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保险

侯孝贤缓慢美学的坚守者

2020-11-17 16:27:43

侯孝贤:缓慢美学的坚守者

事后,侯孝贤表示,拿最佳导演奖说明评审很有能力了。这是很自满的一种回答,要知道本届评委会主席为着名导演科恩兄弟,在30多年的电影岁月里:《巴顿芬克》获1991年戛纳金棕榈奖,《冰血暴》获1996年戛纳最好导演奖,《醉乡民谣》获2013年戛纳评审团大奖。科恩兄弟俩最彪悍的人生标签就是——特立独行,永久不按常理出牌。

《刺客聂隐娘》是侯孝贤准备十年,拍了一年时间,用了50多万尺胶片,耗资9000万元人民币的武侠片,改编自唐传奇。首映后,评论两极分化:喜欢的人完全被侯孝贤所创造的唐代宫廷、山水世界所吸引,优美、舒缓、细腻、精致,如一幅画,一首诗;不喜欢的人表示看不懂,由于结构疏松,故事晦涩难懂,人物了无生气。

对美学风格标新立异,窄画幅、长镜头、美不胜收的美术与摄影,充满古典雅致的东方韵味之《刺客聂隐娘》,科恩兄弟果断颁奖给侯孝贤——这就是戛纳电影节,只向艺术探索者致敬。相比之下,好莱坞电影是丧失骨气的,而当下一味以票房排序的中国电影则完全成为市场的“走狗”。

“他们都说我的电影结局非常悲伤,我说是凄凉。凄凉有一种时间和空间的感觉。”侯孝贤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台湾新电影最重要的代表人物。焦雄屏在《台湾电影精选》中论述:对西方评论界而言,侯孝贤独树一帜的美学风格,混杂了东方式内省及凝炼,和西方式的客观及疏离;对台湾地区的评论界而言,侯孝贤不止是带领了整整一代创作者离开旧通俗的窠臼,他最重要的是不断对台湾过去历史的发掘和检讨,为年轻一代观众提供认识台湾过去及现在的机会。由于他的努力(包括作品及言论),台湾电影终究在80年代中期后,提升“艺术”的范畴,并且在世界影坛夺得一席之地。

1983年,侯孝贤以《儿子的大玩偶》崛起:第一个故事里父亲坤树最后的微笑,第二个故事里推销员王武雄最后那悲怆的脸,第三个故事里被撞伤了的阿发家人对肇事的美军上校说“谢谢。对不起”。这一幕幕如此使人忧伤和心痛——有一股暗劲刺痛着人的情感。

在《风柜来的人》(1983年)中,一群男孩子高中毕业后没有工作,等待着征兵。他们百无聊赖,看白戏、赌博、逞勇斗狠,离开风柜,来到高雄,年轻人在高雄港的船上颠簸起伏,正如他们当时的内心世界,各有心事而且充满了不安的气味。

教你一手
什么是小儿积食
满月后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
肛肠科医院
退热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